成功写读课程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课程理念与论坛
2015年第31届楚才作文特等奖今起公示3天(二)
阅读4936次    2015-5-21

  

10、路过你的时光  高三

两三盏微黄的油灯,青幕底下无垠的稻田,伴着几声鸟叫虫鸣,家乡的青瓦白石寂然睡去,仿佛走进江南小镇,听得见这里人的鼾眠声。在漫长的夜色里,一切都恍忽静止,像村头的那条河,静默着,缓缓带走一年又一年的落叶。

生长在这样的村庄,我从小就习得江南女子素有的温婉、雅致。三岁那年,父亲引我穿过村子的条条巷道,青石板铺成的小路自然放慢人的脚步,我们走了很久,才来到一间简陋的屋前。门虚掩着,父亲喊了声来啦便静静地等着,我看着屋前一株竹子怔了许久,门才吱呀长叹一声开了,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面容安详、和善,但我第一次看到人脸上如此多的皱纹沟壑,禁不住哭了起来,哭声惊得屋顶的鸽子一齐飞向空中。

后来,老人领我进屋里,打开一卷纸,神神叨叨地在我面前摆弄研墨,随后大笔一挥扬扬洒洒地写下两个大字:腾飞。遒劲有力,惊得我忘却了方才的哭泣。那日起,我便开始跟他学书法。我喊他老爷,据说是村里年纪最大的,年轻时上过私塾,学得一手好字,现在闲来无事,父亲便送我去他那儿写字,一来学点儿东西,二来省了照看我的时间。

父亲是村里鲜有的读书人,因为高考时出了天花,从此便留了下来,跟一个糕点师傅学手艺,自己也做起了糕点。当时农村戴眼镜的人少,我每次去老爷家时,遇见村里的人,他们都会亲切地喊我眼镜家的姑娘。偶有好心的婶婶看到我,忙从屋里拿出一颗热鸡蛋,放到我的手心;经常坐在门前的王奶奶也会招呼我过去,笑吟吟地说:好闺女,好年纪,快快长大。不一会儿又改口:慢慢长,慢慢走……”

后来,王奶奶突然去世了,安然睡去的。听人说她一直在等自己的女儿回家,她女儿当年出去打工,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一去就是十七年。

村庄依旧宁静。我每日走去老爷家,握笔的手渐有力度了,想着能快快学成,能挥洒自如地写出那两个腾飞,满心期待。一日,我在纸上偷偷练这两个字时被老爷发现了,一向慈爱的他头一次厉声训斥我:字要慢慢练, 还不会走就学着跑!自此,我便规规矩矩临帖三年,每一日的光阴,在农人的播种、收割又播种中循环往复,平淡地流走。

到了学龄,母亲从城里过来,要接我去那里上学。我去看父亲,他正在面粉堆里埋头做事,心想他是应允了。临走前的一天,我照例走熟悉的青石板路,路过无垠的稻田,金色的稻穗张扬着阳光的美好,农人在田间收割,镰刀一声声不紧不慢,田梗上休憩的农妇朝我远远地扬手……

老爷最后一次教我书法,照例展开一张纸。这次却是不紧不慢地,缓缓地着墨,缓缓地写下腾飞两个字,一笔一画,像是完成一份精美的艺术品,慎重地交到我手中。我好似明白了什么,只觉这三年的慢功细活,终于还是没有白费。

回家途中,路过打谷场,高高的谷堆旁,坐着父亲,他邀我到身旁,陪他看日落。那轮红日也仿佛不舍什么,缓缓地才与大地相拥,父亲像是在接受什么神圣的使命,正襟危坐,表情肃穆。我有些不明白,父亲为何如此眷恋这个小村庄,他本可以走出去,去看更广阔的世界。

那日后,我还是走了,也真正感受外面的世界,精彩却又无奈。它不同于村庄的鸟叫虫鸣,它是一种催人不得不快步向前的魔咒,让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感到摇摇欲坠。太多的纷扰、浮华,令人应接不暇,我在这条路上只有快点向前,拼命跑,没有人再来告诉我:好闺女,慢慢走,慢慢长……”

临近高考,眼下十七岁的我,只知道冲刺二字,疲惫奋战中,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老爷去世了,你回来看看吧。淡淡的几个字,听不出任何情感。村庄的那种淡泊宁静,怕是融入了父亲的骨髓。我在电话这头点点头,哽咽着不出声,好长一段时间里,只听到那头的呼吸声……

我回了久违的故乡,一切好像都没有变,一样的风景,一样的人。父亲在村口等我,准备了鱼竿,和我坐在河边钓鱼。浮标长时间纹丝不动,眼神便呆滞了。看着缓缓流动的河水,仿佛看到村庄人被淘洗冲刷的生命,王奶奶、老爷、父亲……他们都是这河流的一部分。

我丢下一颗石子,荡开层层涟漪……。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那颗石子,但终究还是到了河底。

 

11、边界  大学组

我是一位人物特写记者,我喜欢在咖啡馆里写作。尤其是狭窄胡同里头的那家咖啡馆,里面有年轻少女的体香混合着摩卡馥郁的味道。屋顶的庭院花园栽满了形形色色的花草,动物蜡像夹杂其中。难得在钢筋水泥的天际线里硬是挤出几分自然。值得一提的是,咖啡馆南面是电线繁密的市井圈,北面是玻璃幕墙的精英社会。我喜欢坐在庭院的摇椅上看这世间究竟有多少鸡毛蒜皮又有多少意乱情迷。

第一杯:蓝山

 “先生,您的朋友来了。黛西边放下手中的两杯蓝山边笑语盈盈对我说道。黛西你别对我这么温柔,说不定哪天我爱上你就是苦难的源头。我想既保有绅士风度又适时打趣她。那可真是太对了。黛西敛去笑容转身下楼。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上了楼,目光温和,举止风雅。先生,我们从哪开始谈起呢?我打开速记本,调好录音笔,礼貌性询问他的意见。随你喜欢,小伙子。老人嘴角微微泛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的职业是?我先打开了问题的盒子。我是一位战地摄影师,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就像吉普赛人一样到各个战地流浪。我曾在克里姆林宫前拍过作战的苏联红军,子弹嗖嗖从耳边掠过,空气里都是硝烟的味道与血腥的气息。也有一年我到了北非,徒步跟着驼队穿越大半个撒哈拉,在郊区教堂拍下一个印度裔英籍士兵用清水洗着他的长发,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死了,因为踩到了教堂边的地雷。多么可笑!我在别人的国境内记录了一个又一个死亡,甚至于习惯了死神从我身边悄悄走过。有那么一瞬我曾想躺在公路上望望蔚蓝的天空,然后在松懈的一刹那被疾驰的汽车碾过,这样就不用夜夜对着照片里那些惊恐无助的眼睛,难以成眠。老人忽地抬头,被高楼切得零碎的天空顿时阴暗了起来。

听您的口音,您应该不是本地人吧。我对他那混杂了多地方言的口音十分在意。我是哪里人,我自己也不清楚。按理说我生在日本该是日本人才对,可是父母在我15岁那年带着全家迁去了香港,那我应该是英国人吧。我的身份没有人给过明确的答案,甚至于我自己也模糊了民族认同。当我以为自己是日本人时,日本人轰炸了我的家。当我以为自己是英国人时,英国士兵抢走了我逃难的唯一口娘。后来到了中国大陆,人们纷纷另眼相向。他们把我和弟弟——当时就只剩我俩,父母在那次日军轰炸中早已过世了——关在黑漆漆的房子里大喊着打倒鬼子,活活把弟弟饿死了。我是中国人吗,也许是吧,护照上分明这样写着,但他们怎可以对同胞这样残忍呢?老人低下头,从口袋掏出一块古铜色的怀表,时间到了,我得走了,再见。他匆匆下楼。

第二杯:摩卡

看来我早到了呢,先生。一位满脸胡碴的中年大叔正坐在我常坐的位子上。给你点了杯摩卡。他反客为主邀请我坐下。

可以开始了,先生,礼节倒也不必了,说说你的故事吧。我心绪不宁。你想听什么呢,先生,我怕我的故事太过滥俗,你会大失所望。他各种戏谑,戴着玩世不恭的面具。我二十五岁那年跟青梅竹马的女友结婚了,那时候我是多么迷恋她的丰乳与美貌。两年后,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她有一双棕褐色的大眼睛,哦,就像黛西一样,可爱极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平静地度完下半生,波澜不惊却又怡然自得。相信我,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可是你放弃了这样的生活,因为你出轨了。以这样滥俗的开头就该有滥俗的后续,我想。

先生,生活是没有边界的,你不能事事分明,我只是拿回了属于我的东西——一个年轻女子的激情与迷恋。仅此而已。我爱上了她,她也为我着迷,我们并没有放弃什么,只是世俗容不下我们。仅此而已。他沉思后又笑了,尽管我们相差20岁,哦,对了,她还是我女儿的同学。他虽然面容淡定但我竟奇异般地感应到他内心的苦涩。我摆摆手示意他继续,他却不语,一直打量着我的神情。先生,你貌似不太喜欢我的故事,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我想我还是去找下一个倾听者吧。他留给我一个黯然的背影。我抑制不住困意,渐渐睡去,耳旁传来悠扬的风笛声。

第三杯:拿铁

待我睁开眼,暮色四合。眼前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惺忪的我。又是这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小女孩,不止一次在庭院里遇见她了。

我要出发了,先生。她的必备台词又毫无违和感地出现。我要去环游世界,坐着我自己做的船去浩瀚的银河。她一脸期待,全然不顾我的毫不在意。这次是真的,我要走了,不能再给你讲我读过的童话了。先生,不要缅怀我,虽然我不是飞机师,但我会成为小王子最喜爱的玫瑰。她正色道,紧张地抓住了我的手。一路顺风。我不禁怅然,喉咙哽咽,怕是信了她的话。

她真的走了,拖着一堆箱子。箱子里是我送的一堆童话吧,或者是她写的从未及寄出过的千百封信件。漂洋过海,终会到达目的地。她说,她从不相信地球是圆的,她有能力冲破人们视域的边界到达银河,那里没有活着也没有死亡,只有永恒。我合上眼,群星璀璨。

黛西上楼走近庭院,霓虹华彩与灯火稀疏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看见父亲在庭院摇椅上神情安详,手指还夹着尚未熄灭的烟头。桌上的拿铁尚有余温,黛西如往常收拾好桌面,下楼,拿着听筒打了个电话。他死了,就在刚才,你过来吧。语气冰冷如同岁末寒冬。

翌日,报纸头条赫然写着:九十岁高龄战地摄影师逝世,传长期为癔想症所扰。黛西平静地合上报纸,冲了一壶茶送上楼。

这些都是你的故事,不是么?父亲,都快一个世纪了,您越过人间这么多界限,还有什么遗憾呢?黛西把茶浇在父亲的位子上。

第三日,这家咖啡馆歇业,据说是政府为了开发老城进行大规模拆迁。这座城市最后一块处于传统与变革间的象征性边界消失了。尽管如此,但故事不会消失,不是么?

 

12、边界  大学组

爱慕与渴望是人类闪光的情感,可一旦漠视道德禁止通行的标语,头也不回地冲进贪婪的荒地,便只该任由沼泽与烂泥啃尽你的灵魂……”我合上这本《边界》,伸直了手臂舒展已枯坐一下午的身体,又拍了拍卧在身边的大黄——一只我一年前收养的流浪狗,准备起身回家。

这处公园离家不远,树和草都长得很好。得空的下午我便喜欢带着大黄来这儿,在长椅上静静地阅读,我读书,大黄读我,直到暖融融的夕阳将我们包裹个遍,才会伴着晚风归家。

到家了。

门口有一个包裹,大黄兴奋地冲上去围着它嗅,又对我使劲摇尾巴。我不记得最近有买过什么东西,拿起那包裹来看,收件人处清清楚楚写着我的名字与住址,寄件人处却是空白。

我止不住好奇心将它搬进了屋。

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快递正稳稳放在我面前的桌上。这是什么呢?我找来剪刀,开始小心翼翼地拆它,有一点好奇,一点兴奋,一点紧张,像第一次收到匿名的情书一样。

我慢慢为它褪下包装,竟然,只是一张手帕?一张纯黑色的方巾。我失望了,可大黄并没有,它将方巾顶在头上,愉快地玩起来。自己疯了一会不够尽兴,又来咬我的鞋子扯我的裤脚,我陷入好奇与失望中,没有心思和它嬉闹:此时你要是一只安静的猫咪多好。

——”我低头一看,哪还有大黄,我脚边正卧着一只小黄猫,眼睛里写满了不解与害怕,而头上顶着那一块小黑巾。

天呐!这超乎我认知范围的变化让我不可抑制地惊呼起来,一只狗在我眼皮底下变成了猫?我赶紧拿起那条方巾,仔细又仔细地端详着,然后用它盖住桌上的空杯:我想要一杯冰橙汁。缓慢地将方巾揭下,杯子里果然装满了橙汁,杯壁上还凝着新鲜的小水珠。

简直就是个宝贝!我将它盖在缺了一角的桌子上,烧坏的灯泡上,空空的饭碗上……这一星期,我没有再出门,这条方巾被我尝试了无数遍,我发现它虽然神奇,但也只能帮我做一些小事,再稍微厉害一点的变化,它便无能为力了,不过这样也够了,至少能帮我节约一点时间多读几本书。

我不用再帮大黄准备食物,也不用再帮它洗澡,所有的琐事用方巾一盖便好了。这样的偷懒使我感到满足,直到一个月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下午三点,我匆匆赶到了小区里的这家咖啡馆,稍作寻视便径直坐到了一位穿风衣的中年妇女面前。你在电话里说的关于黑方巾的事,到底是什么?我一坐下来便开门见山地问道。她珍重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整齐地也叠了一条方巾,她拿出方巾抖散,交给我看。

这条方巾和我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比我的大,足足大了两倍。

看出来了吗,这种方巾是可以融合变大的,就像大鱼吃小鱼一个道理。方巾越大,能力越强。你开个价吧。她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细细审视她,又看了看我的方巾:你这条,现在能做什么呢?

变出现金。

我略一思考,两万块吧。

她不敢相信我的开价这么低,却又怕我反悔,连忙拿出支票写好塞进我手里,准备带着方巾走人。别急呀大姐,相见就是缘分,喝完这杯咖啡再走吧。

……走出咖啡店时,我的盒子里装了一块来时三倍大的方巾,身后店内杂乱的中毒了!死人了!的呼喊我听不见,我只知道,此刻我包里的这块方巾有多么珍贵。

一年过去了,我早已从小公寓搬进了大别墅,我的小方巾也早就变成了大幕布。幕布后冤魂的厉啸我不在乎,我有这块布,没有人可以比我厉害。

又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了。一年来,想吃掉我这块黑布的人不少,可哪一次他们不是被我连皮带骨头啃得渣都不剩?

出门的时候,大黄惊慌地围着我叫个不停,我一脚将它踢到角落:滚开,烦人的东西。出门时背后伤心的眼神我看不见,我只知道,我的黑布又要变大了。

这次约我的人是个老太太,地点在她家。我一进门她便给我端上热茶,我礼貌地接过,一口都不沾。

她也不介意,颤巍巍坐在我的对面:小姑娘,你的黑布能给我看看吗?

我拖出身后的旅行箱,展开给她看:老太太,公平起见,您的布也该拿出来给我看看吧。

她一面应承着一面起身:好,好。我的布在房间里,你坐这儿等我一下,这就去拿。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笑得开怀,这次回去先变出什么东西好呢,要不要干脆变出一座皇宫,再变出一些奴隶来?

突然间客厅的灯暗了,有什么熟悉的东西在向我靠近,我抬头向着压迫感的来源望去,是的,是黑布!这个老太太的黑布竟然直接铺在了天花板上!她想将布和我一起吃掉!

我的布没有她的大,我逃不掉了。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仿佛看到公园里那个没什么钱的穷学生,手捧一本书,身边卧着她的大黄。

大黄!我大叫一声,一睁眼手里仍捧着那本《边界》,扉页上写着:道德不会绑架束缚你,只会给你一个不可跨越的边界。身边的大黄轻轻摇着尾巴,而我的手却早已濡湿了一片。

这是我的梦吗,又或者不是呢。

 

欢迎关注“走向北大俱乐部”微信,第一时间为您分享2015年第31届楚才作文竞赛结果。

  

 

走向北大俱乐部2015年暑假7月课表

http://tobdclub.com/show.asp?cid=27&id=7505

走向北大俱乐部2015年暑假8月课表 

http://tobdclub.com/show.asp?cid=27&id=7506

 

 

【首页】  【返回】
  • 名称:《8天突破中考作文阅读》

    简介:

    作者:林晓

  • 名称:《8天突破中考作文阅读》

    简介:

    作者:林晓

  • 名称:《中考作文百变橡皮泥》

    简介:

    作者:林晓

  • 名称:《中考作文百变橡皮泥》

    简介:

    作者:林晓

  • 名称:《假期快乐阅读·识字拼音篇》

    简介:

    作者:林晓 张敏

  • 名称:《假期快乐阅读·诵读篇》

    简介:

    作者:林晓 张敏

  • 名称:《假期快乐阅读·识字拼音篇》

    简介:

    作者:林晓 张敏

  • 名称:《假期快乐阅读·诵读篇》

    简介:

    作者:林晓、张敏

    请用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添加走向北大微信
    微信名称:走向北大俱乐部
    微信号:zhouxiangbeida
    关闭